他们可能不太了解鲁迅作品的深意,但那没关系(鲁迅的许多作品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)

今年秋天开学,全国中小学统一了《部编本》语文教材。由教育部直接组织制作。曾经家喻户晓的《人教版》、《广东教版》、《苏教版》、《北京版》等版本告别了中小学教育史。

温儒敏是《部编本》语文教材总编辑。对他来说,受聘编写教材是一种让语文教学理想落地、变为现实的表现。这体现在他的眼里,实现了多少理想。

 他们可能不太了解鲁迅作品的深意,但那没关系(鲁迅的许多作品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) 热门话题

新京报书评周刊《我有嘉宾》第14号

嘉宾:温儒敏

问:提问教材将原初中二年级三年级课文提前至初中一年级,提高了文言文的比重,是不是难度太高。这些在实际教学中,对教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。教育应该如何适应。

温儒敏部编本语文文本选择有点弹性,有的文本稍深,深度有搭配,这是有意为之,留出空间,让老师根据学情决定如何教。

深文可以“浅讲”。如果有的课文对很多学生确实太深,要求可以低一点。不要把所有的课文都细嚼慢咽。你不是留下什么都不知道吗。一切都挂得那嚒细,阅读量肯定提高不了,语文素养也不像话。

扩大教学课和自读课的课型划分,教学课老师讲得更多,讲得更详细,主要举例,自己读的课干脆让学生自主阅读,给予适当的指导,都不必那么细致。

建议采用1加X的方法,学一篇课文,附上4、5篇多读文章。要让学生接触到一点都不懂“深度”的读物,只要跳起来就能拿到。这样反而有可能激发自主学习的积极性。

问:你好,我是一年级的语文老师。以前广东教版的课本是学拼音再识字,现在是编一年级教材识字再学拼音,虽然字很简单,但是孩子的组语能力不够,或者会组词,但是组词的字是不会写的老师们觉得这样教有点困难,你认为这合理嘛。

温儒敏部编本国语小学一年级学生让刚到校的孩子首先学会写字,学习拼音,是为了突出汉字文化的重要性,首先是为了让孩子对汉字有直观的印象。

第一堂课是“天地人,你和我的他”,六个楷书字几乎占了一页,戴上脸来,估计很多同学一辈子都忘不了。这样设计自然是有文化思想的。

问:温教授你好,我是高中老师。

[新闻信息]

请问这次教材改编,除了鲁迅文章数量的变化,高中语文教材的诗歌部分有变化吗 现在教材必修第一单元是诗歌单元,选的沁园春长沙、雨巷、康桥和大堰河我的保姆另当别论。个人感觉与之前教材中的橡木、错、篱笆对面等诗歌相比,审美性和感受性都非常差。新教材在这方面有什么变化。非常感谢。

温儒敏本高中语文教材刚开始编辑,篇幅还没有定下来,你怎么知道选了哪些课文。你说的选择不一定有根据。

教材选文既要考虑经典性,尽量选美文,又要考虑教学需要,适合举例、给出方法。新高中语文教材是根据新高中教科书的标志编辑的,肯定会有很多变化。例如,增加阅读量和阅读面,使语文回归阅读这一本质,更加注重整本书的阅读,注重多种阅读方法的学习。强调“语用”背后的思维训练,等等。

温儒敏你说的这个方法是可以理解的,考试前要给学生做应试指导。但平时的教学需要平衡,不能都是指考试,把学生训练成考试的“好”。很多这样的“能手”到了大学就很难进入专业学习,今后也很难有大的发展。我们还是要从教育的本义来理解语文教学。不仅让学生考得好,头脑也不会死。

就语文而言,方法是鼓励多读书,不束缚教材教辅。阅读面广,视野开阔,考试成绩不会变差,素质也会提高。有水平的老师知道平衡,而没有水平的老师只会偏向应试。

温儒敏鲁迅的作品确实晦涩难懂,要有一定程度的修炼才能深刻体会。但鲁迅作为民族的精神象征,需要让中小学生多接触一点。

他们可能不太了解鲁迅作品的深意,但那没关系。如果有初步的印象就好了,也有可能需要时间来理解。你说的体验证明这一点。要让学生读一点经典、古今中外经典,它是人类智慧的结晶,读经典可以提升人的精神,使其从流俗文化中适当超越,保持精神追求。但经典有隔膜,语言形式或时代隔膜,青少年不喜欢读经典是“正常反应”。

问:尊敬的温教授:学生想问你的是,学习中文的孩子是这个社会上最无用的人。老师,您能回答一下学生的这个困惑吗。

温儒敏语文或汉语学科是所有学科中最基础的学科。正如数学家原复旦校长苏步青所说,如果数学是学习自然科学的基础,那么语文就是基础的基础。语言文学专业的目标不仅是提高语言运用的能力,还肩负着培养思维能力的审美能力和文化传承的使命。

问:近年来,民国国文教材一直备受关注,这些旧教科书被认为是更好的母语教育和人文教育。你觉得怎么样。你在主持教材写作的过程中有没有参考民国的旧教科书。

温儒敏语文教材编辑借鉴中外母语教材经验,其中也包括民国一些优秀教材,甚至采用一些文本。但这并不能使民国教材成为标杆。

民国教材一般是由个人编写,比较生活化,有文采,但很少谈及科学性,不像今天这样在编写前进行大量的基础性研究,如儿童文字频率各阶段的语言认知规律研究等。

事实上,民国时期对国文教材和教育的不满也很多,对于“国人的语文水平为何如此之低”的讨论也层出不穷,西南联合大学的《国文月刊》刊登了一系列的讨论文章。“民国教材热潮”只是国民对现状不满的心理投影,似乎过滤了民国历史,使其理想化。

问:温教授你好,我很喜欢你的“让大家回到语文教育的本质”这句话。为了应试教育,我们的语文教学处处都存在“模范答案”,学生只能看懂文章,你认为中学语文教学应该承担培养学生批判性思维的使命吗。第二,北大是一所优秀的大学,每年都能迎来很多优秀的学生,你认为这些学生的语文素养达到了你的基本要求吗。如果没有,你如何通过编写教材来改善这一现象 非常感谢。

温儒敏知识性问题需要相应的范式解答。在一些可以从属于可理解性的不同角度切入的问题中,比如对文本内容的理解,应该允许不同的理解,不一定要设立标准答案。

中小学考试常有所谓的示范答案,部分原因是因为评分方便,延伸到教学,用示范答案限定学生的思维是不合适的。

改进的方法是提高命题水平,有些问题可以允许不同的发挥,不需要标准答案。教学中要加强思维训练,特别是批判性思维。通过学习“语用”来培养思维能力。这是我们语文教学的弱点。

北京大学的学生总的来说很优秀,但也有很多人自私、没有志向、没有担当,而且读书太少,缺乏批判性思维。我为他们感到遗憾。教材尽量对学生产生正能量的影响,但功能有限。

 他们可能不太了解鲁迅作品的深意,但那没关系(鲁迅的许多作品都有深刻的现实意义) 热门话题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创优新能源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