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后,地板上的烟头消失了,朱先生也减少了吸烟次数

丈夫和妻子日夜开着同一台起重机,有时只在轮班时见面

云中的爱

仲夏时节,炎热的阳光透过起重机驾驶室的三个侧环窗进入房间。当空调打开到17℃并调整到最大风速时,它仍然会出汗。

冬天,河水的冷风吹进了驾驶室的缝隙。即使我穿上我的羊毛裤子,我仍然会发抖,膝盖发冷。

这是塔式起重机飞行员工作的真实写照。

在中国铁桥局G3铜陵长江运铁大桥施工现场,一对夫妇日夜驾驶同一台塔吊。在许多情况下,从事同一项目的两个人只有在换班时才能看到对方。

夫妻俩在工地上,很难有浪漫的感情,更是平淡的日子里的彼此。然而,今年的七夕节,丈夫朱德全决定浪漫一点,给妻子秦丽珍一个小小的惊喜。

天空升起

情人节前夕下午2点,朱开始沿着塔吊中间的垂直扶梯爬上驾驶室。他手脚协调自如,就像走普通楼梯一样。但与过去不同的是,朱德权的步伐有点急促,他手里拿着一束玫瑰——这是送给妻子的七夕礼物。

起重机驾驶室在空中60米。

[天天新闻]

往下看,工地上的巨大设备缩小到你手的大小,风在你耳边沙沙作响。

朱棣文走进驾驶舱,递给妻子那朵鲜红的玫瑰。“老婆,七夕快乐,送你一束玫瑰……”平时健谈的朱德全此刻有点紧张,说话结巴。

秦丽珍先是大吃一惊,然后笑了。结婚多年后,这是朱德权第一次送花。

双向

2015年两人相识,经历了最初的心路历程,在秦丽珍的塔吊“冒险”之后,感情开始升温。

一天,朱德全指着高大的塔吊问秦丽珍:“塔吊现在停止工作,不敢和我一起爬塔吊 ”这不是一个玩笑,而是一个现场人问秦丽珍,你愿意进入自己的生活,加入塔吊行业吗。

直率的秦丽珍没想太多,于是她换上工装,戴上安全帽,准备爬上塔吊。楚德全仔细地跟着秦丽珍,指导她正确的攀岩姿势。

但这台起重机对新手来说太高了。爬到30多米,秦丽珍看着脚下,一惊,再也不敢爬上去了。那一刻,她也真的觉得楚德全的工作不容易。

现在,秦丽珍负责G3铜陵长江载波铁路桥项目。

回首两人的感情,秦丽珍和朱德权一路走在“双向”的道路上。

秦丽珍离开了餐饮业,放弃了更舒适的文书工作,成为朱德权30多名弟子中的一员。朱德全也放弃了为妻子承包塔吊的线路,与妻子秦丽珍组成塔吊上了“黄金搭档”。

家在现场

虽然他们在一个建筑工地上,但这对夫妇的出租车里充满了温暖。

在一平方米多的室内驾车,角落里放着备用运动鞋,门上放着三个大水瓶。驾驶室的门上还挂着一个铁罐,那是秦丽珍用八宝粥罐做成的烟灰缸。

塔吊司机经常需要夜班工作,压力大的时候,楚德权就会来上班。驾驶舱外的角落曾经是一堆烟头。秦丽珍不喜欢丈夫抽烟,看到他疲惫的表情,主动做了一个烟灰缸。之后,地板上的烟头消失了,朱先生也减少了吸烟次数。

从事塔吊驾驶工作的秦丽珍很少能睡觉。难得的假期时间对她来说却很难,一离开现场,秦丽珍就会坐立不安——看不到朱德全,她很担心。

回到工地后,这对夫妇感到宾至如归。用朱的话说,“多年不回家,但更适应了项目上的生活。”

“少聚多聚”是无数建筑工地情侣的常态,他们有自己的寂寞,表达思念的方式,朱德全和秦丽珍则用行动做出回答:两个人在一起,无论在哪里,都是家。

之后,地板上的烟头消失了,朱先生也减少了吸烟次数 热门话题


1d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创优新能源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